•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9-12-22
  • 辽宁贯彻十九大精神:领导沉下去 群众用心学 2019-12-22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
  • 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武侠 → 血饮长安

    赛马会高级一码中特:血饮长安

    寒江雪 著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 www.mnhyph.shop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作家寒江雪所著的原创作品《血饮长安》,本书的主题明确,思路清晰,场景的描写气势磅礴,人物的处理细腻有致,整篇文章主要描写萧墨与凤舞之间的武侠爱情故事。男主萧墨身在皇家,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凤舞是江湖侠女,一直以男子身份行走于江湖,旧相识的两人再度在醉仙楼重遇,在这是非之地,他们两人的人生走向又会是何处?
      瘦西湖一碧万顷,湖面微皱涟漪,一群鹭鸶优哉游哉的贴着水面滑翔,暖日融融,柳丝轻扬,光溢花香,满眼的绿草红花。
      一叶乌篷小船在瘦西湖上上飘飘摇摇,无人摇楫也无人掌棹,任这艘乌篷船肆无忌惮的飘荡着。
      凤公子拿着一壶酒坐在船舷边上,慵懒的斜倚着船篷,细细的品着一壶绝品花雕,欣赏着这山色湖光,而那黑衣公子比起他的率性潇洒则是沉稳端庄了许多,轻拈酒杯,眉眼间温柔无限。
      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江湖,太过纷乱,人心叵测、波诡云谲,你又何必走出那个地方,徒增烦恼!”黑衣公子若有若无的问道,眼睛盯着远方,并没有看那人一眼。
      “你不是也出来了吗,江湖,从来都是你这种人的地狱,这一潭看似安静平和的水面下,不知隐藏了多少杀机?!狈锕友蛑癜惆尊淖笫稚斐龃?,拨弄着湖水,随口将黑衣公子的话回敬了回去。
      黑衣公子眼里的温柔锐减了几分,言语也变得有些冰冷,道:“是么?那我把这一潭水填满便是了,什么杀机生机都让他永不见天日,若是那水里的鱼鳖还不消停,就将他们连着水一起蒸干!”
      凤公子听到这话,难得收起了率性的玩心,颇为诧异的看了黑衣公子一眼,旋即转开了目光,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很有默契的沉默着,谁也不说话,凤公子一边品酒一边拨弄湖水,黑衣公子则是静静的看着远方,以湖光山色佐酒,将孤傲的身影嵌入了瘦西湖水波之中。

    43万字更新:2019/03/28

    在线阅读

      由网络作家寒江雪所著的原创作品《血饮长安》,本书的主题明确,思路清晰,场景的描写气势磅礴,人物的处理细腻有致,整篇文章主要描写萧墨与凤舞之间的武侠爱情故事。男主萧墨身在皇家,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凤舞是江湖侠女,一直以男子身份行走于江湖,旧相识的两人再度在醉仙楼重遇,在这是非之地,他们两人的人生走向又会是何处?

    免费阅读

      只见酒楼门口走进了三个男子,说是三人,但是人们的眼中却只看到了那一人,这世间仿佛也只有那一人,无论是容貌还是周身的气质,比起阁楼上的白衣公子都不逞多让。

      一头乌黑的长发束着紫色的丝带,一身如墨的绸缎掩抑不住华贵超然,腰间束一条蓝绫长穗绦,上系一块冰蓝玉佩,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鼻梁秀挺,皮肤白皙,举手投足间优雅以极,不似凡间人物。

      他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泛着幽幽光华,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就连阁楼上的白衣公子见到他也不禁愣神了一瞬,也不避讳众人的目光,细细打量起来。

      那黑衣公子身后是两个侍从,都穿着黑衣,只是一人身背长剑英武不凡,一人袖袍宽大肃手而立,似乎一文一武,慢了黑衣公子半步,不紧不慢的跟着。

      “原来是九爷,怎的有雅兴屈尊到这小酒楼来?”阁楼上被叫做凤公子的白衣公子俯身在窗上,邪魅妖异的眼睛玩味的看着楼下的黑衣公子。

      满堂的听客尽都惊得呆滞了,这般容貌俊美的人物终老一生也不见得能遇见一个,今天竟然有幸能遇见两人,这般大的造化可是要折去多少寿数??!

      “多日不见凤公子,没想到一张嘴却更是伶俐了几分,几句话下来竟将一个靠嘴皮子吃饭的说书人驳斥的还不了口,在下也是佩服之至的。瘦西湖上有本少扁舟一叶,薄酒小菜几许,不知可否请得动凤公子尊驾?”黑衣公子把玩着腰间的冰蓝玉佩,脸上含着三月春光一般温柔的笑意,根本不在意凤公子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似乎早就料定他不会拒绝一般。

      “九爷屈尊来请,这可是折煞凤五了,哪有不去的道理,就请头前引路!”凤公子折扇微摇,肆无忌惮的笑着,说不出的率性潇洒。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一白一黑两个公子带着侍从走出醉仙楼,过了好久还没回过神来,而张铁嘴则像是失了魂魄一般,以至于多少个黑夜中,都会梦到那双浅蓝的瞳子、那身染墨天下的黑衣,从梦中惊醒。

      张铁嘴抬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自知今天这书是不能再说下去了,草草结束,台下熙熙攘攘的听客也骂骂咧咧的散去。

      瘦西湖一碧万顷,湖面微皱涟漪,一群鹭鸶优哉游哉的贴着水面滑翔,暖日融融,柳丝轻扬,光溢花香,满眼的绿草红花。

      一叶乌篷小船在瘦西湖上上飘飘摇摇,无人摇楫也无人掌棹,任这艘乌篷船肆无忌惮的飘荡着。

      凤公子拿着一壶酒坐在船舷边上,慵懒的斜倚着船篷,细细的品着一壶绝品花雕,欣赏着这山色湖光,而那黑衣公子比起他的率性潇洒则是沉稳端庄了许多,轻拈酒杯,眉眼间温柔无限。

      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江湖,太过纷乱,人心叵测、波诡云谲,你又何必走出那个地方,徒增烦恼!”黑衣公子若有若无的问道,眼睛盯着远方,并没有看那人一眼。

      “你不是也出来了吗,江湖,从来都是你这种人的地狱,这一潭看似安静平和的水面下,不知隐藏了多少杀机?!狈锕友蛑癜惆尊淖笫稚斐龃?,拨弄着湖水,随口将黑衣公子的话回敬了回去。

      黑衣公子眼里的温柔锐减了几分,言语也变得有些冰冷,道:“是么?那我把这一潭水填满便是了,什么杀机生机都让他永不见天日,若是那水里的鱼鳖还不消停,就将他们连着水一起蒸干!”

      凤公子听到这话,难得收起了率性的玩心,颇为诧异的看了黑衣公子一眼,旋即转开了目光,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很有默契的沉默着,谁也不说话,凤公子一边品酒一边拨弄湖水,黑衣公子则是静静的看着远方,以湖光山色佐酒,将孤傲的身影嵌入了瘦西湖水波之中。

      “二十五年前,北燕联合吐蕃、西夏,起百万大军东进,攻破雍凉十二州,先帝丢下长安,迁都金陵,不两年便郁愤崩殁了,不想他的儿子竟然恋上了这片温柔富贵之地,不再有收复疆土、归复故都之心,甘愿偏居一隅,如今有人出头为他收复疆土、抵御外敌,他却派兵镇压,却也是好笑?!卑滓鹿幽幼攀终菩木вǖ乃?,漫不经心的说道,像是在试探着什么。

      黑衣公子眉头轻挑,脸上多了些许愠色,道:“你觉得当着我说这些真的好吗?”

      “我又没说你,再说,你禁得住我说,禁得住天下悠悠之口么?”凤公子斜睨了黑衣公子一眼,撇了撇嘴不满的说道。

      黑衣公子轻叹了一口气,清澈的眸子里多了几分黯淡,怅然道:“身在皇家,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你不会明白的……”

      凤公子摆了摆手,道:“我是不明白,也不稀得明白,只是玉皇顶那档子事儿已经有人要往你身上引了,若再加上有心之人推波助澜,你将举世皆敌?!鼻忱渡捻拥谝淮斡辛艘凰抗厍械纳?,转瞬即逝。

      “是么!”黑衣公子只淡淡的回了两个字,连眼皮都没动一下,只是嘴角微微扬起,流溢出一抹冷笑。

      听到这两个字,凤公子倒是放心了许多,笑道:“九爷真是好魄力,非我碌碌之辈能及,倒是凤五多虑了?!彼底沤坪锏木埔灰?,将酒壶扔在船舱中,就靠在船篷上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

      黑衣公子回头看了一眼那妖异姣好的面容,无奈的摇了摇头,浅浅一笑,嘴角勾起的弧度果真比骄阳还要温暖,如墨的黑衣竟然愈发的灿然生辉。

      忽然他的眉心紧了紧,前方几十丈的绿洲后面转出三艘样式差不多的乌篷船,稳稳的朝他们驶过来,船上看不见一个人。

      回头一看,身后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了三艘船,就这样一前一后将他围住了,一看这架势便知来者不善。

      茫茫瘦西湖,数十顷水路,若真是歹人,端的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我乏了,别吵醒我,不然定与你没完!”凤公子嘴里含含糊糊的说了句话,微微蜷了蜷腿,将手枕在颈后,摆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

      黑衣公子失笑:“你倒是心大,在哪儿都睡得着?!?/p>

      心下一冷,自己出来不过才三天,已经是第十回了,当真是很麻烦呢!

      一前一后六艘乌篷船越来越近,与黑衣公子不过三四丈远了,可是他仍旧像桅杆一般笔直的立在船头,巍然不动,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出来个说话的人吧!”黑衣公子仍旧不慌不忙的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六艘船齐齐的停住了,正前方的一艘乌篷船中钻出来一个干瘦的汉子,五短身材,身穿麻布褂子,一双眼睛深深的陷了进去,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横握一条捕鱼钢叉,高高绾起裤管跨立在船头。

      黑衣公子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那干瘦汉子,越是波澜不惊越是让干瘦汉子浑身发毛。

      “九头蜃梁子川吧,你不好好在你的归海帮龟缩着,来堵我的船作甚么!”

      那个叫做梁子川的干瘦汉子脸霎时变得惨白,对方只是漫不经心的看一眼便道出了他的来历,这让他如何不惊恐。

      “你这个魔头,在东岳玉皇顶屠害无数的武林英豪,十恶不赦,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

      如今已是箭在弦上,梁子川自知再怎么惊愕胆颤也不能失了锐气,只是这一句话分明是大义凛然,在他喊出来却像是偷盗家财的奴仆被主人抓到那般底气全无。

      黑衣公子朗朗一笑,清越的笑声让整个瘦西湖都明媚了几分,只是在梁子川听来确是阴寒彻骨,“是么,你梁子川在沿海干得那些勾当也当得起‘替天行道’四字?也不怕闪了舌头!”

      梁子川大惊失色,握着钢叉的手也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哼,我的师兄翻天蜃李子坤在端午那日被你诓骗上了东岳,如今一去不返,八成是遭了你的毒手,此仇不共戴天!”

      “哦,这样啊,既然是关乎人命的官司,那就没办法了,任我怎么解释也不能给你说出个囫囵师兄来,还是直接动手来的爽快。不过等会儿你们的声音可是要小一点,我这朋友脾气可是大得很,若是搅了她的清梦,说不得连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呢?!?/p>

      枯瘦汉子梁子川眼睛不由自主的往靠在船舱上的白衣公子看了一眼,他正慵懒的蜷着身子,挺巧的鼻子微微翕动,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个比女子更加柔媚的公子,真的有他说的那般凶残么?

      黑衣公子也不催他们,饮尽了最后一口酒,微笑着把玩着青花瓷杯,这泰然自若的模样看得梁子川浑身发毛。

      “你们是自尽还是要我动手?”

      冷不丁的一句话,惊得梁子川一愣,握紧了手里的钢叉,“萧墨,今日杀不得你,我归海帮还有千百条好汉,此生与你不死不休!”

      “你怕了!”依旧是浅浅笑容,笃定又略带戏谑的目光。

      梁子川挺了挺胸膛,反驳道:“谁怕了,快些亮兵器吧!”

      “你的动作言语,乃至于你的神情都能够骗人,唯独这里,”黑衣公子萧墨摇了摇头,双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向梁子川的双眼,“不行!”

      萧墨,一身黑袍就像是被墨渲染,嘴角浅浅的笑从未退去,眉宇间永远藏着捉摸不透的一丝阴翳,像是明媚的太阳中心那一点黑暗。

      “锃锃锃锃”

      一连串密集的刀锋出鞘声连绵响起,十数把锋利钢刀带着一往无回的气势决心,伴着数十个黑衣高手全力施为的轻吐浊气声,一刀一刀向萧墨斩去。

      唰唰唰唰!

      每一道刀光都是那般凌厉强横,割破空气,布成一道密织的刀网,将手无寸铁的萧墨紧紧的笼罩在当中。

      一丈……五尺……三尺……

      刀锋喷薄的寒气几乎都要割裂萧墨的脸庞了,可他仍旧没有动一下,像是笔直的立在船头,脸上波澜不惊,这几十个黑衣高手在他眼中就像是湖面吹起的一阵风,不能伤他分毫。

      一尺!

      刀锋离他眉心只有一尺的时候,那个颀长的黑色身影终于动了,俊逸得如天人的面庞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萧墨嘴角一扬,手里的青花瓷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脱手而出,比将要触及眉心的刀锋更快了三分。

      “当!”

      一声清脆的声响,青花瓷杯像是出弦的利箭,不偏不倚,正好撞在长刀上,刀刃瞬时往旁偏了几分,而和长刀相距不足一尺的萧墨却是凭空不见。

      黑影在刀阵之前穿梭,眼看着要被那些凌厉的刀势斩落,却陡然间在半空做了一个诡异的停顿,然后侧向一绕,奇妙地避开刀锋之所向,嗤的一声飞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

  •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9-12-22
  • 辽宁贯彻十九大精神:领导沉下去 群众用心学 2019-12-22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
  • 欢乐升级手机腾讯版 晓游棋牌官方下载 广东时时彩11选五注册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走势图 全国22选5走势图 山西泳坛夺金近1000期走势图 电竞比分网1zplay微博 四米二的蓝牌货车怎么跑全国赚钱吗 3d彩票 另版特码王 新疆25选7 重庆时时彩软件 足彩即时赔率500万 河北20选5开奖走势图 幸运28是国家开奖的吗 体球网即时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