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9-12-22
  • 辽宁贯彻十九大精神:领导沉下去 群众用心学 2019-12-22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
  • 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武侠 → 承命录

    真有一码中特吗:承命录

    红色的以太 著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 www.mnhyph.shop 连载中免费

      《承命录》是网络作家红色的以太所著的一本精彩原创武侠作品,小说的主人公是云翼,全书的情节承转启合,节奏紧凑,故事内容深刻饱满,文笔干练简洁,值得一看!本书主要讲述命格奇特的少年云翼,浑然不知自己的生活会因为这个命格发生多大的转变,可即使这样,他也不会退缩,手中三尺青锋剑,天下可行,江湖浩大,一眼望去全是妖魔鬼怪,仗剑斩之!!不做他人手中棋子,唤一声剑来,斩破这圣人棋局!
      城楼上的云霆背着双手,望着北方,指骨捏的发白,双目中似有雷光闪烁,脸畔双髯无风自动。
      看上去一派文士风范的云霆,只有他的敌人才会知道现在的他有多么危险。
      无人清楚他到底在警惧防范着什么,也不知道是谁能让他这么一位当朝三大将军中最年轻有为的一位,竟如此这般警惕。
      其实就连云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那股自北而来的气到底是谁,但他只好防着,因为那股气太强大却又太过飘忽,无法确定和捉摸不透,心里便难以安定。
      天空飘洒下来的如丝细雨,渐渐的濡湿了云霆的衣服,在他的头发上布下一层浅薄的水珠。
      直到他看到出现在云州城外大路中央的那个跛脚行者,紧握在背后的双手才放松了下来。
      云霆静静地等着,等那跛脚行者开口。
      世人皆知,跛脚行者一开口,毕是对某人的命格下了判定,从无差错。
      那跛脚的行者拄着根破烂木头,“笃,笃,笃”地一步一步走向云州城的城门,嘴里塞着个脏兮兮的酒葫芦,脑袋三摇两晃,步子是七拐八扭,接近城门时才开口唱了起来:
      “雨雾行空便化云,落地成雨降甘霖,行到水穷云起时,笑看人间独去闲?!?br />   跛脚行者抬头看了眼城楼之上的云霆,呵呵笑道:“恭喜云将军喜得贵子!云少爷的命可是当真不赖??!江湖上难得一见的雨雾行空命,哈哈!”
      话音还未散,跛脚行者的身影便已经消失不见。
      “雨雾行空命,翼儿,你这命……”
      听到自己孩儿的命格,云霆眉头紧皱。

    69万字更新:2019/03/31

    在线阅读

      《承命录》是网络作家红色的以太所著的一本精彩原创武侠作品,小说的主人公是云翼,全书的情节承转启合,节奏紧凑,故事内容深刻饱满,文笔干练简洁,值得一看!本书主要讲述命格奇特的少年云翼,浑然不知自己的生活会因为这个命格发生多大的转变,可即使这样,他也不会退缩,手中三尺青锋剑,天下可行,江湖浩大,一眼望去全是妖魔鬼怪,仗剑斩之!!不做他人手中棋子,唤一声剑来,斩破这圣人棋局!

    免费阅读

      「乾元历四百三十二年,夏?!?/p>

      夏季是个充满矛盾的季节,有着万木的青葱,生灵的脉动,却又难免众生在烈日下感到焦躁不安。

      夏季,正是给了万物生灵最亲密接触的机会,也让情感之间的碰撞与摩擦更加频繁与激烈,一场江湖上波澜壮阔的故事也正悄然进行,等待着勃发。

      ……

      云州城的主城道将整座城分成了东西两部分,东边有云家坐镇,西边大家大户云集,小门小户倒是见缝插针,也是生机勃勃。

      除了主城道,云州城还有东西两条长街,东街往往在每年重要的节日里,举办大型的活动仪式才会热闹起来,平日倒是安静却也不失生气;而西街却是早市,晚市每天不断,倒是整天热热闹闹的。

      不过真正熟悉云州城的人都知道,整个云州城最有趣的地方其实在云州城的南郊,因为那里有片竹林,方圆三十里,名字叫做“翠影”。那片竹林,非有请帖不得入内,而每年得以进去的人只有不到百人。然而每个去过的人都对里面的事情三缄其口,只说里面很好很好。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

      这一天,云州城的西街,商户云集,相较往日,更是热闹。原来这一天是每月一次的大集会,所以商户们起的比往日更早,街边的小摊小贩比起往日来数量也更多。自然的,逛街的人便也更多。

      人一多,街上就变的热闹、嘈杂、纷乱。人多了,摩肩擦踵间,各种各样的故事也就不会少。

      “奶奶滴,这小娘皮性子够辣!敢打爷们儿,你真是作死!”

      人群里忽然传来了这么一通骂骂咧咧的话,众人随声望去,街上正上演着的是那恶少欺负良家女子的戏码,不过众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是哪个傻子在云州城上演这种二缺的戏,这不应该是在其他地方才有的吗?

      都知道在云州城初建起之日,云州大将军曾经说过,到了云州城,不管你是什么地头蛇,山头虎,还是过江龙都好,都要谨记本分,安分行事。只要你别闹事,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然就等着云家军请你喝茶。

      因此自打云州城建成那日起,街上连个扒手都很少见,一点儿不像别的大城小镇,街上总有那些喜欢闹点事儿的泼皮无赖。云州城的治安算得上整个南州最好的地方了,因为治安太严,反倒被北州的杏林府评价为兵家铁血太过,而缺乏人气、人情味儿。

      不过此种评价在传到云州城时,换来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回敬。也有小道消息说,当时从云家传出了“放屁”两个字,至于消息的真假,那就有待验证了。

      ……

      今天发生在西街的这出戏可真是给老百姓添了乐子了,现实版的恶少戏女,总比听茶楼说书人讲的来得好玩。

      只见那骂骂咧咧的恶少,身形臃肿,皮肤黝黑,,再听他的口音,便知定是北州晋郡那边的人??茨巧泶虬?,便知道那恐怕是经商家的少爷??醋雠尚形?,就知道恐怕是头一次来云州城,还没改掉在自己老家地盘的恶习。总的来说,恶少并无太多特征,只是长的有点猪相,当然在众人眼里还有点蠢笨如猪。

      不过虽然看热闹的多,上前帮忙的却没有,倒不是说南州缺乏见义勇为的人,而是因为那恶少身边跟了几个恶形恶相的汉子,一副武夫打扮,光着膀子,有的胳膊上还纹着点东西,尤其是站在那恶少身边的一个,长的恶相,身材中等,但是一身深蓝劲装,配上腰间的漆黑的鞭子,看着就十分不好惹。

      那恶少看到众人指指点点,顿觉十分跌面子,抬起粗短的手指,一指那被调戏的少女,喝到:“你个不知好歹滴,爷们儿看上你,是你八辈子的福气,还敢打我,不知死活!”

      只见被他指点的少女,穿着浅黄一身,容貌娇好,尤其是那朱唇一点,在暖煦的阳光里给人带来一种仿佛将要融化的美好。

      那少女皱着好看的眉头,听着那猪相恶少的恶言恶语,看着从那张臭嘴里不停飞出的唾沫星子,眉头皱的越来越厉害。

      在众人以为她眉毛要拧在一起的时候,只见突然少女松了口气,皱起的眉头也突然散开。

      正当大家好奇她为什么突然放松下来时,只见她突然双手叉腰,努起了嘴唇。

      众人沉默了下来,静静等着她下一步的动作。就连那不停展现体内水分多以及肺活量充足的恶少都停了下来。

      恶少心里也在想,到底对面那小娘皮要干啥咧?

      结果没等他想个明白,恶少的耳朵里便传进了轻轻的一声“呸”,接着左脸感到一湿,慢慢滑下一道口水,量还挺多……

      ……

      街边的某处茶楼里,靠窗的一个位置,坐着一老一少一中年三个男子,本来在静静地看着这出闹剧,少年人看那少女容颜美好,却无奈被调戏纠缠,甚至被骂而皱起了好看的眉头,还想出手来个英雄救美,让自己这场南游更加充实,更加多彩。结果却看到了这么一幕,口中还没咽下去的茶水“噗”的就喷了出来。

      本来坐在少年对面的老人家难免要被喷一身茶水,结果诡异的是少年喷出的茶水水雾在离老人身前半尺处停了下来,就像落在了无形的壁障上,慢慢的消散开去,变成了淡薄的水雾消逝。

      老人摇摇头,继续笑呵呵的看那街上的戏码,中年人瞪了少年一眼,少年尴尬地笑了笑。

      中年人转头看向老人,“师父,看那女娃身上的服饰,似乎是个大家小姐?!倍倭艘欢?,中年人接着说到,“只是不知为何她会做出这等,这等,不顾礼节的举动?”

      老人用手捋捋胡子,笑呵呵来了句“难道只准那头猪拿口水喷人???”

      听到这一句,中年人哑然失笑,老人对面的少年却是抬起右手,对老者竖起了大拇指,刚想开口赞几句,就收到了中年人的怒目一视,到嘴巴边的几句赞美之词生生憋了回去。

      “唉!”,老者轻叹了口气,端起茶喝了一口,“仲年啊,你就是太严肃,太无趣,早知道这次出游就不带你了,看小才多好,年轻人该有的脾性就是对我老人家胃口!你说,你也不过刚三十出头,咋比我这老头子还闷啊?!?/p>

      “师父,你少惯着点师弟,他就不会一路上总是找机会试探您的修为,不懂得尊师重道!他也就不会在雨庭山惹下乱子了!我们更不会被一帮子女人一直撵了进千里,丢尽了”

      听见叫仲年的中年师兄又拿自己不久前惹下的祸说事儿,年纪方才十二三的仲才忙接口道:“唉唉,别光顾着在这聊,快看看那女孩还有那头猪,要干起来了嘿!”说着还用手猛指窗外,赶忙转移师父师兄的注意力。

      ……

      再看那刚吐完口水的少女,似乎一脸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双手还轻轻拧着衣摆。

      看的周围一帮汉子心神摇动,恨不得捧着小心肝大喊“姑娘,吐得好??!”来给少女打气。

      只见那恶少猛地抬起袖子,狠狠地擦了一把脸,张口大喊:“你!你敢吐老子口水!你,你知道老子叫啥吗?信不信老子叫人打死你!”

      喊完,恶少给身后的几个汉子一个阴狠凌厉的眼色。

      恶少身后的随从一看这是终究要动手啊,本来看那女孩衣着打扮,是个文文静静的闺秀模样,结果不仅动手打了少爷一巴掌,还啐了少爷一口。

      难免得少爷就发飙了,少爷发怒,手下自然就要帮着他出气,不然怕是工钱不好到手了。本是不想刚到云州城就惹事儿,谁料今天是难免要做恶少帮凶了。

      而那蓝衣汉子也皱起了两条浓眉,十分不悦,眉间似蕴起风雷,感觉似要发怒。

      就在这几个武夫打扮的手下卷卷袖子,等着少爷下令便动手的时候,就听见从人堆缝里传来一句软软糯糯的话,

      “那,你叫啥?”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

  • [鄙视]就你这智商还挑战爱因斯坦?蚍蜉撼树也! 2019-12-22
  • 辽宁贯彻十九大精神:领导沉下去 群众用心学 2019-12-22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
  • 问道玩哪个职业好赚钱 mlb棒球比分直播大谷 坐标排列5 冰球即时比分 球探比分直播捷报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图 2018年平特精版枓 雪缘棒球比分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10分开奖查询 老11选5前3技巧 千禧3d试机号关注号码 街机捕鱼千炮网站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 体彩20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