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
  • 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历史 → 国家宝藏之九鼎归墟

    一码中特资料公式:国家宝藏之九鼎归墟

    韭菜盒子 著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 www.mnhyph.shop 完本免费

      《国家宝藏之九鼎归墟》是作家韭菜盒子所带来的一本很不错的原创作品,文章的主角是沈千军,本文的情节扣人心弦,节奏紧凑,文笔简洁成熟,主要叙述百年之前,国运凋敝,无数国宝被列强抢夺,流落海外。 今朝国家复兴,水上讨生活的水耗子沈千军,带领特警海外护宝,让流落国外的宝物,重新回归国家的怀抱。 为了寻找国宝,沈千军带着自己手下的护宝队走过东南亚和西亚各国,将一件件国宝带回了自己的祖国,在寻宝护宝的过程中,有欢乐,有激情,也有互相的误会,更有各种穷凶极恶的对手……
      夜色阑珊,新远酒店却灯火通明,犹如一座镶嵌在黑夜里的明珠,看上去格外耀眼。
      沈千军穿着一件朴素工作服,才刚来到酒店门口,就被看门的门童拦住,右手直接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座脏兮兮的脚门。
      “走,走,赶紧走,那边才是你该走的门!”
      沈千军无语,心说自己被当成修空调的了。只能满脸苦恼的把请帖从口袋里取出来递了过去。
      门童把请那请帖看完,脸上满是狐疑。没听说宴会还请这样的人啊。
      正在犹豫的时候,领班到了。一看是沈千军,顿时喜笑颜开迎了上去:“沈先生,您总算是来了,陈先生和欧阳先生他们几个人等您可都快等急了呢?!?br />   “不是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呢吗,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沈千军什么时候提早见过客人?!?br />   沈千军晃了晃自己的西铁城手表,声音里满是慵懒。
      “是,是,沈先生,您请,您请?!绷彀啾瞎П暇?。

    74万字更新:2019/04/23

    在线阅读

      《国家宝藏之九鼎归墟》是作家韭菜盒子所带来的一本很不错的原创作品,文章的主角是沈千军,本文的情节扣人心弦,节奏紧凑,文笔简洁成熟,主要叙述百年之前,国运凋敝,无数国宝被列强抢夺,流落海外。 今朝国家复兴,水上讨生活的水耗子沈千军,带领特警海外护宝,让流落国外的宝物,重新回归国家的怀抱。 为了寻找国宝,沈千军带着自己手下的护宝队走过东南亚和西亚各国,将一件件国宝带回了自己的祖国,在寻宝护宝的过程中,有欢乐,有激情,也有互相的误会,更有各种穷凶极恶的对手……

    免费阅读

      “又白忙了一场?!?/p>

      包厢内的程雪菲满脸颓丧,无奈的靠坐在了椅子上,布局了这么久,她早就已经盯准了卖家,通过调查,她基本上也可以肯定那卖家手中的就是真画,可是到了现在,却给她来了这么一出,实在是让她丧气到了极点。

      小刘突然指着沈千军大喊了起来:“程队,您看,他在给我们发信号,让我们准备抓人!”

      程雪菲眼中再度闪过希望的光芒,连忙看向了前方的看台,沈千军悠闲的把手中牌子涂着黑漆的背面转向了她们,那是之前约定好动手抓人的信号。

      “画是假的,就说明没有证据,他居然还要抓人?”

      程雪菲彻底愣住了,完全搞不懂沈千军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似乎感觉到了众人的疑惑,沈千军右手手指放在牌子表面,相当有节奏的敲击着。

      “摩斯密码,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妖孽?!?/p>

      看着沈千军不断在木牌上敲打出的那一段电文,程雪菲不断喟叹。

      作为特警,当年在警校的时候,信息传播与密码学一直都是必修的课程,只是看了一遍,她就已经弄明白了沈千军的意思,居然要她去那名距离台下不远处的保安,并且把那个人带到台上来。

      不过,现在的情况紧急,已经不容她再多想什么,虽然搞不懂沈千军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她还是对身边的众人下达了命令。

      “沈先生,你虽然年轻,但是你们沈家却是咱们云山市古董鉴定行业的翘楚,您说这画是伪造的,总要拿出证据来才行啊?!?/p>

      眼见沈千军一直浅笑不语,被他叫做雷老七的中年人说话的口吻更加激愤,看来是认定了沈千军这一次的判断失误,迫不及待的要借助这个机会把他踩死。

      古董行里的鉴定师,最怕的就是看错了东西打眼,沈千军的祖辈与父辈,全部都是鉴定大师,一生都没有出过错,这才支撑起了沈家黄金眼的金字招牌。

      与他们两位相比,沈千军本人也不遑多让,对于古董几乎已经到了只看一眼就能够分辨出其真伪的地步,因此很受市面上那些古董商的追捧,一时之间,几乎所有买古董的人都以能够请到沈千军做自己公证人的为荣。

      对于这一点,同样作为古董鉴定师的雷老七已经嫉妒的快要发狂,每时每刻都想着要找他的麻烦,如今眼见与之间其他鉴定师之间产生了那么大的分歧,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对着沈千军就是一通明嘲暗讽。

      面对雷老七的嘲讽,沈千军却波澜不惊:“雷老七,你也算是古董行里的老眼了,这画上面有那么大的漏洞,你该不会看不出来吧?!?/p>

      眼见沈千军如此镇定自若,雷老七心里一阵发虚,又围着画用放大镜看了老半天,最终还是做出决定,语气相当肯定的说道:“沈千军,你不要在这里故弄玄虚了,这就是真画,就算我雷老七才疏学浅,可是你自己看看,这里这么多知名的鉴定师也都没有提出异议,他们可不是吃干饭的?!?/p>

      他这番话已经等于公开和沈千军撕破了脸,并且相当阴险的把沈千军摆到了其他鉴定师的对立面,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只怕也都要得罪在场所有鉴定师。

      “别人我不知道,可你雷老七我却知道,你就是一根唯恐天下不乱的搅屎棍!”

      面对雷老七的挑衅,沈千军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回击道。

      “沈千军,我提醒你一句,这里可是新远酒店的拍卖会,现在在你面前的,都是你的长辈,你要是拿不出证明这画是假的证据,那就乖乖认输,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风凉话?!?/p>

      “雷老七,你高兴的别太早了?!?/p>

      面对雷老七的步步紧逼,沈千军依旧笑的波澜不惊,笑着从身边主持人手中接过话筒,对着话筒喊道:“亲爱的警察同志,我要你们抓的人,你们已经抓到了吧,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们把那人带上来?!?/p>

      他的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了一阵骚乱的声音,一名身穿保安服饰的青年飞身跳上看台,箭一般的冲向沈千军。

      不等他冲到沈千军跟前,程雪菲已经飞快的从旁边追了上来,挺身挡在了沈千军面前。

      “臭娘们,你找死!”

      保安急了,怒吼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恶狠狠朝着程雪菲刺了过去。

      眼见程雪菲面容恬静柔美,身材婀娜,举止高雅,台下观众都把她当成了一位来自上层社会的娇小姐,眼见那保安凶恶无比,很多人不敢再看,只能在心里祈祷她千万不要出事。

      面对那保安刺向自己的匕首,程雪菲不慌不忙,一记漂亮的鞭腿重重踹在保安胸口,把他直接从台上踹到了台下,长腿迅速放回地面,只在台上留下一道雪白的虚影,看得在场所有来宾目瞪口呆。

      小刘几位特警已经追到了台下,不等那保安起身,就一起冲过去把他按在地上,戴上了手铐。

      眼见那保安已经被几名特警控制住,沈千军脸上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几位同志,辛苦,辛苦,还请你们务必要帮个忙,把这家伙押到台上去,要不然,只怕咱这金眼的牌子都要让人给砸了?!?/p>

      “程队......”

      小刘不敢自己做主,只能询问正站在台上的程雪菲。

      见那保安终于被小刘他们几个控制住,程雪菲的心终于彻底放回了肚子里。

      这家伙不止鬼,而且手上的功夫也硬的扎手,尽管她这才行动,带来的都是队里的好手,依旧让这家伙差点逃脱,看他逃跑时的慌乱样,程雪菲基本上已经能够肯定,这家伙绝对与《千秋松鹤图》的案子脱不开关系。

      能够顺利捉到罪犯,沈千军的功劳无疑是最大的,为了这件案子,他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名声来作为诱饵,故意引开这保安的视线,想到这些,程雪菲看向他的眼神里明显多了几分好感。

      “小刘,把人带上来,沈先生为了帮我们,甚至不惜损毁自己多年积累的名声,我们必须给他正名?!?/p>

      “美女,你该不会以为那些家伙真的那么傻,会把真画放在这里拍卖吧,告诉你,这里面放的画,是假的,赝品!”

      台下观众再度哗然,他们一直以为,沈千军一直说那画是赝品,只是为了配合警方抓人,如今人已经抓到,沈千军应该会改口,告诉大家那画其实是真品,却没想到沈千军这货居然还是坚持认为那画是假的,谁都不会想到,他居然还是如此斩钉截铁。

      “沈先生,我知道你们沈家祖孙三代都在文物鉴定上有着极高的造诣,但是,现在这幅《千秋松鹤图》,请恕我眼拙,真的看不出哪里有问题?!?/p>

      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摇着头站了起来,声音无比谦逊。

      “既然您执意说这画有问题,还请您把这画的问题指出来,让我们开开眼?!?/p>

      “对啊,还请您把这画的问题指出来让我们开开眼?!?/p>

      其他鉴定师也都纷纷开口嚷道。

      “还是让他来说吧?!?/p>

      面对众人的叫喊声,沈千军并没有回应,反而把目光转向了被程雪菲等人控制住的保安身上。

      “我不得不佩服你们这些人,揭层充填这种造假的手法,都已经失传几十年了,你们居然还能玩到这种以假乱真的地步,就算是我也都做不到啊?!?/p>

      听沈千军说出揭层充填这些词,保安勃然色变,原本高傲的表情一扫而空,看向沈千军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家伙,盗窃国家文物也就罢了,居然还不知道珍惜,居然用这样的手法来毁坏那些老祖宗留下的宝贝,真是该死,你们到底知不知道,那真迹要是拿出来,至少得卖两个亿?!?/p>

      沈千军轻轻抚摸着面前的玻璃罩,年轻的脸上满是沉痛之色。

      “沈先生,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下你到底在说什么?!?/p>

      眼见沈千军的话越来越让人听不懂,程雪菲连忙打断他的话头。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们一下这画为什么是假的,我为什么又要让你们现在就来抓人?!?/p>

      眼见所有人都用万分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沈千军从容的笑了笑,直接从身边主持人手中取过钥匙,打开了旁边的玻璃柜,将里面的那幅画取了出来。

      “我想你们不知道,古人作画的时候,画卷并不是一张宣纸,而是一沓,这样的结果,就是画家画在纸上的画,会完全浸染在这一沓宣纸上,最终融为一体?!?/p>

      沈千军顿了顿,继续向众人解释道。

      “所以呢,这些该死的家伙,就用一些手法,把其中的一张甚至几张宣纸从画卷中抽出来,然后把这些有着画家画迹的作品放在最顶层,其他的宣纸层,则用描摹,造旧的方式来进行造假,真正的高手,只要其中一层画纸,就能够造出一副和原作一模一样的赝品?!?/p>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