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
  • 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玄幻 → 仙世寂

    港彩一码中特免费公开:仙世寂

    三点水墨丶 著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 www.mnhyph.shop 连载中免费

      仙世寂是由网络作家三点水墨丶倾情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陆千溪齐延。浮沉岁月妖魔呼啸而来,天地动荡,仙法末落,纪元寂灭,一切因果……冥冥中浮现在少年陆千溪身上,大道轮回,牵引之线,一切的一切,如岁月浩荡布下的杀局,一盘大棋,掀开序幕。
      这是一片浩瀚的海,他们在这片海行驶了不知多久,因为这里的天空都是夜晚,让他们难以分清时间的观念,船如时间般缓缓的行驶,不急,也不慢。
      陆千溪坐在船头上,静静望着微微荡漾的海面发呆,他身旁坐着齐延,也学着他静静看海面,两人之间很少交流,这船上分不清时间让他们觉得难受,一开始的自由与眼泪都收起来了,又是一段沉默的日子,这种感觉被困在一个小空间的日子让他们觉得奔溃。
      “你说,他们是不是锻炼好我们,然后给那些修道的人当鼎炉啊?”

    172万字更新:2019/05/01

    在线阅读

      仙世寂是由网络作家三点水墨丶倾情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陆千溪齐延。浮沉岁月妖魔呼啸而来,天地动荡,仙法末落,纪元寂灭,一切因果……冥冥中浮现在少年陆千溪身上,大道轮回,牵引之线,一切的一切,如岁月浩荡布下的杀局,一盘大棋,掀开序幕。

    免费阅读

      这是一片浩瀚的海,他们在这片海行驶了不知多久,因为这里的天空都是夜晚,让他们难以分清时间的观念,船如时间般缓缓的行驶,不急,也不慢。

      陆千溪坐在船头上,静静望着微微荡漾的海面发呆,他身旁坐着齐延,也学着他静静看海面,两人之间很少交流,这船上分不清时间让他们觉得难受,一开始的自由与眼泪都收起来了,又是一段沉默的日子,这种感觉被困在一个小空间的日子让他们觉得奔溃。

      “你说,他们是不是锻炼好我们,然后给那些修道的人当鼎炉啊?”

      陆千溪悄悄的对旁边的齐延说道,因为“船夫”是个修道者,让他回想起刚刚被抓时想的念头,而这个念头现在越发的强烈,齐延沉默了一会,突然靠在陆千溪的耳边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个预感,或许我们可以成为修道者,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陆千溪看怪物一般的看了他一眼,不可思议地说道

      “你是说……修炼?”

      齐延点了点头,陆千溪深深看了一眼齐延,说道:“也许真的是这样,毕竟你偷听到他们说会训练另外的东西,可能是真的呢”

      两人低声的交流很显然没有被“船夫”忽视,修炼到他们的境界,再细腻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除非你用神识交流,他的头一直是低着的,但是此刻他却抬起头,并转过头深深看了一眼齐延,眼睛里有几丝惊讶,但很快,他便转移了视线,也许所有一切都只能值得他轻轻看一眼,不值得他去浪费下一个动作的时间。

      齐延感觉到了“船夫”的张望,但是他却不敢动一丝一毫,连回头的念想都没有,只感觉背后凉凉的,直到“船夫”不再看他,他才感觉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原来说什么话都瞒不住“船夫”的,怪不得每个人都想修道,但是修道何其容易,他有点庆幸自己的多嘴没有害死自己,毕竟别人说高手都是很讨厌泄露秘密的人,或许这不算个秘密……他又再次松了口气。

      “睡觉吧”

      陆千溪他也感觉到了“船夫”的注视,他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对齐延低声说了一句便闭上眼休息。

      时间再次流转,陆千溪从睡梦中醒来,他讨厌这种醒来还是天黑的感觉,但事实告诉他仍然还是天黑,突然一道亮光从不远处照耀而过,他一激灵,反射性的站起来,只见一片不同的景色映入眼中,他推了推睡梦中的齐延,船突然穿出了黑夜,刺眼的阳光瞬即铺满了船,每个人都在这刺眼的阳光中醒来,陆千溪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适应了一直在黑夜中,突然被阳光照到他非常的难受。

      这是他们的终点。

      一片庞大的岛屿,即使在这夜空中,他也能看见阳光照到树叶上反射出来的光芒,很多树木伫立在两旁,有不同的山,而山上,是一栋又一栋的建筑,磅礴而壮观的建筑在山上显得十分的耀眼,天空中还有几个大鹏鹰,鹰上站立着几个人巡视着天空,还有一队队驾驶着飞剑不停围绕岛屿转的穿着青衫的人,这样的情形他们何尝见过,他们似乎忘了他们是被关押来此地的,看的都有些入神了,直到他们入岸。

      他们是在海滩着陆的,那里有一队穿着青衫的人站在等他们,只见他们很恭敬的向“船夫”行了礼,“船夫”又再次抬起了头,眼神望了领头的一个青年男子,然后转身离去,与那道船,青年男子惊讶的望着陆千溪一帮人,想不到通常送来就立马离开的他,竟然会因为一个小鬼跟他用神识说了一句话,“船夫”离去后,他便朝着一众少年很不耐烦的说道:“跟着我走,不然后果自负”

      众少年纷纷跟上,他们看了这一幕,知道这些人可是不能违抗的。

      “陈令师兄,这一批的人挺多的,比上一批多了一两倍不止”站在青年男子旁边的一个胖子说道,眼神不断的瞄过众少年,仿佛都是他的猎物一般

      “胖子,上次来的一批人被你整死了多少个,师傅本来罚你闭关的,你现在跑出来,小心师傅生气”另外一个男子冷笑看了一眼胖子说道,胖子翻了翻白眼,却不理会那个男子,显然是在他手上吃过亏,走在前面的陆千溪暗叹了一声。

      果然,绝对不会那么轻松。

      被称为陈令师兄的男子皱了皱眉头,冷冷的说道:“胖子,这次你不要乱来,这一批和上一批不一样,苗子都比上一批好,师傅怪罪下来你可担当不起”

      确实,这一批有一个连那样的人都看上眼的存在,他可不敢胡来,而这个胖子,仗着他师傅的势,整天要求从外面运来的人帮他做事,做不好的,就一掌拍死,谁也不会因为这些被运来的师弟得罪他,毕竟他师傅也是挺疼爱他的,得罪了他,就等于得罪了他们那一门的势力。

      胖子笑了笑,显得有些尴尬,一般这个陈令还是挺识事的,一般他这样开口都会有五六个送给他当仆人,这次却显得格外的冷,但是毕竟是师兄,他也不敢说什么,师傅虽然宠爱他,但是也不会因为他的一些小事去得罪其他门的人。

      陆千溪一行人被带到了岛屿偏北的一座山峰上,里面是一座磅礴的建筑,门口的最顶处挂着一个大大的“青”字。

      山峰的路很长很崎岖,但是这一个月的训练下来,他们的体质增强了很多,所以还是很轻松的爬上去了,到建筑门前,陈令一队人停了下来,陈令转过身,对他们说道:“除了你,其他的人都进去吧,你们不会后悔来到这里的?!?/p>

      他指着齐延,齐延被吓了一跳,陈令笑道:“我带你去见掌座,不用害怕”

      陆千溪本来进去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又放心的走进去,等一众少年走完了,陈令手一挥,一把飞剑从他腰带的袋子飞出来,陈令轻轻一跳便跳上去,然后示意齐延跟上来,齐延犹豫了一会,便跳上去,差点站不稳,幸好陈令施了一个小法术才使齐延勉强站立。

      “走吧,我带你去见师祖?!?/p>

      陆千溪见齐延被带走,却是不由的想起了船头的船夫,刚刚他与这个男子交流,可以看出地位还是蛮高的,不知为何会去接引他们而来。

      众少年走过了建筑门前,入眼的是磅礴无比的大殿,他们走了崎岖的山路,这条路并不是直接通向最顶处,而是蜿蜒不已,比较偏僻的一处地方,可是就是这么一处偏僻的地方,入眼的大殿此刻也让他们惊叹不已。

      他们进入一霎那,几盏古灯突然亮起照耀着整个大殿,虽然薄弱的光,却是将大殿照的光明不已。

      本来暗亮的光一霎那便明亮不已,众少年却不敢过多的打量,仿佛潜意识告诉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陆千溪暗暗打量了一番,却也跟众少年一般,他并不想被过多的注视,就像之前一个人孤单的住在一个破旧的屋子里。

      无法忍受别人那些过多的注视,不,应该说最好是不要注视到他。

      众少年静静的站在大殿中,没有任何的走动,只有他们的呼吸声在这个大殿中有一丝活气。

      过了一会,或许也没多久,只是这种安静的让他们如年度日,连呼吸声都那么清晰,一顿一顿,脚步声响起。

      众少年抬头望去,殿的前方,一个巨大的墙画刻在前方,密密麻麻的如千刀万剑割过一般,而两旁,是两个通道。

      此刻的脚步声是来自右边的通道,一个人影被灯光拉的很长,正在缓缓走过来,他们的心此刻都要停止一般。

      终于。

      脚步声停止了,入眼的,是一身青色长衫的男子,脸庞微大,但却白净清秀,眼睛如同大海般宁静,最让人注意的是他的头发上,那一抹红色的头发,盘在后方。

      “你们,跟我来?!?/p>

      他轻声说道,很柔和,但是陆千溪注意到了他的眼眸,那是如同大海般的宁静,不带一丝感情,那似一种冷血动物的宁静,让人看不透,却让陆千溪感到了几丝冷漠。

      说罢,男子便转身走向了另外一个通道,众少年连忙跟上,这个通道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只是墙面上刻满了奇怪的符号和几盏古老的灯具,在黑夜中微微发亮。

      众少年战战兢兢的跟在男子的后面,通道诡异的安静,而他们的脚步声也没有声音,这让本来战战兢兢的少年们更是不敢说话。

      不知道走了多久,这个通道好像没有尽头一般,时间的流逝他们也感觉不到,只感觉到似乎自己走了很远很远,而陆千溪低着头走着,随着众少年行走,却是越走越感到奇怪,模模糊糊中,似乎听到了这个通道隐隐约约传来的心跳声。

      不知是否听错,只是感觉朦朦胧胧之中,感受到了心跳的节奏。

      “噗通噗通”

      他抬起头望向众少年,少年们的神情仍是战战兢兢,没有异常,或者说,有异常也不敢传达到脸上,所以陆千溪并不确定众人是否听到了这个隐隐约约的心跳声。

      仿佛过了很久,仿佛也没过多久,他们看到了前方,有着一个漆黑被阴影罩住的地方,从他们的地方看去,似乎黑漆漆一片,犹如尽头一般,但是却又隐隐约约望到了几丝建筑的阴影。

      众少年跟着男子走,快要走到尽头那一瞬间,一股奇异的波动突然从尽头处扩散开来,似乎没有什么,但是快临近少年们的那一刻,奇异的波动瞬间扫向他们,少年们惊恐不已,那个波动在没靠近他们之前,仿佛只是一片微弱的风,但是在临近的那一刻,犹如风暴般的尖锐声音与风声瞬间响起,刺破他们的耳膜与皮肤,仿佛随时能破碎他们的躯体

      就在少年们感到要死亡的那一刻,男子右脚微微一跺,一股气息瞬间磅礴而起,瞬间将奇异的气息阻挡在外面。

      这一幕,实在让少年们惊呆了,陆千溪更是双眼睁大,心中喃喃道:“这就是仙人的本领吗”

      “你们进去吧,往着黑幕里面走”说罢,男子就要往回走

      正在少年们惊疑不已的时候,男子微微停顿了一下,望着前方,说道:“进去后通过了,你们可以获得这辈子都想象不到的奇遇?!?/p>

      说罢,便走远了。

      而前面的黑幕,在他们越来越靠近的时候……渐渐露出了庞大的建筑。

      那是一个……望不到体积的建筑,而他们面前,是一道光门。

      此刻正微微散发着微弱的白光,似乎告诉他们,这里就是出口……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