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
  • 精彩小说尽在匣子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灵异 → 假葬

    一肖一码中特2015年021期:假葬

    西西弗斯 著

    富民高手网一码中特 www.mnhyph.shop 完本免费

      网络作家西西弗斯为大家带来的《假葬》又名《白骨祭》,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精彩的现代灵异小说,假葬胡初九是书中的主人公。因为村子里一直有假葬这个习俗,所以胡初九从小便被人告知这事是有一定的诡异成分在的,比如刚好轮到胡初九背“疴”那天,他就遇到了...
      等我从小屋出来,发现“疴”已经做好了。稻草扎的很实,上面套着干爷常穿的那件褂子,凑近了能闻到一股旱烟味。
      老村长又嘱咐了我几句,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一路小心。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干爷,他已经昏迷很多天了。他的病不等人,我必须早点把假葬完成。
      所以我也没有多说,把“疴”背在身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出了家门。
      我抬头看了看天,今晚阴沉沉的,没有月亮。假葬就应该选这样的日子,据说是为了遮住鬼差的眼,让他们分不清葬下去的是真人还是假人。
      走到村口的时候,有两个人正等着我。
      一个是我童年的玩伴,他叫胡大力,长得五大三粗,不过智力有点问题。
      另一个就是族叔。族叔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让在旁边。
      我朝他们点了点头,就向村外的坟山走去了。他们没有跟上来。因为假葬的规矩,必须一个人完成。
      几分钟后,我已经站在坟山脚下了。
      坟山曾经是一个小土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村但凡死了人,都会葬在上面,久而久之,这里到处都是坟包,它的名字也就变成了坟山。

    160万字更新:2019/05/30

    在线阅读

      网络作家西西弗斯为大家带来的《假葬》又名《白骨祭》,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精彩的现代灵异小说,假葬胡初九是书中的主人公。因为村子里一直有假葬这个习俗,所以胡初九从小便被人告知这事是有一定的诡异成分在的,比如刚好轮到胡初九背“疴”那天,他就遇到了...

    免费阅读

      在比较偏僻的农村,往往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禁忌和习俗。一旦触碰,就会惹祸上身。

      我要讲的,是我们这一带一个很隐秘的仪式,这个仪式几乎每一家都参与过,但是从来没有传到外人耳朵里。

      这仪式叫假葬。假葬,顾名思义,就是假的葬礼。

      如果家里老人生了重病,很长时间没有好转。就要找来病人平时穿的旧衣服,里面填上稻草,做成一个假人。这个假人在我们那里有个专门的名字,叫“疴”。

      做好了“疴”之后,要选一个没有月亮的日子,由老人的至亲背着它,埋在坟山上,这个过程叫葬病。

      这种风俗看起来很愚昧,外人听了恐怕要骂一句封建迷信。但是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它灵验的很,有很多老人假葬之后,身体就慢慢好起来了。

      不过,进行这个仪式要格外注意,中间不能出一丁点差错,万一错了步骤,就会惹下麻烦。

      我有一个族叔,年轻的时候就背着“疴”上过坟山,结果在上面念错了老人的名字?;乩粗缶痛蟛×艘怀?,幸好当时还年轻,在床上躺了七天,终究是挺过来了,不过从此落下个歪嘴的毛病。

      我小时候,他经常添油加醋的给我们讲在坟山上的经历。什么鬼捉脚,什么鬼数钱,吓得我们整晚睡不着觉。

      假葬这件事,给我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很长时间我一想起老家来,满脑子都是假葬、坟山、旧衣服扎成的“疴”。

      后来我上了学,坚决留在城市工作,未尝没有逃离老家的意思。

      但是有时候,宿命这东西,逃是逃不掉的。终于还是轮到我背“疴”了。

      周五的时候,我接到老家的电话,说干爷病重,可能撑不了多久了。我吓了一跳,扔下电话就往回赶,等到家的时候,看见他已经躺在床上没有意识了。

      老村长带了几个人正守着他,见我回来了,和我说了一下干爷的情况。意思是他现在这样,打针吃药已经没有效果了,还是尽快准备后事吧,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让别人看了笑话。

      我跟村长要了一支烟,蹲在门口猛吸了几口,站起来说,我去假葬吧。

      老村长愣了一会,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肯帮他假葬,你干爷就没白养活你这么多年。

      其实干爷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他一辈子没结婚。我是他收养的孩子。按年纪算他是我爷爷辈的,所以我一直叫他干爷。

      说实话,我很害怕假葬,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确定了我同意假葬之后,老村长就把我叫到一个小屋里面,交代了一下假葬中需要注意的事。

      我听完之后才发现,真正的假葬,比当年族叔讲的更神秘,也更吓人。

      等我从小屋出来,发现“疴”已经做好了。稻草扎的很实,上面套着干爷常穿的那件褂子,凑近了能闻到一股旱烟味。

      老村长又嘱咐了我几句,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一路小心。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干爷,他已经昏迷很多天了。他的病不等人,我必须早点把假葬完成。

      所以我也没有多说,把“疴”背在身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出了家门。

      我抬头看了看天,今晚阴沉沉的,没有月亮。假葬就应该选这样的日子,据说是为了遮住鬼差的眼,让他们分不清葬下去的是真人还是假人。

      走到村口的时候,有两个人正等着我。

      一个是我童年的玩伴,他叫胡大力,长得五大三粗,不过智力有点问题。

      另一个就是族叔。族叔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让在旁边。

      我朝他们点了点头,就向村外的坟山走去了。他们没有跟上来。因为假葬的规矩,必须一个人完成。

      几分钟后,我已经站在坟山脚下了。

      坟山曾经是一个小土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村但凡死了人,都会葬在上面,久而久之,这里到处都是坟包,它的名字也就变成了坟山。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

  • 国家税务总局甘肃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5-3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首次颁授仪式 2019-05-30